會址:104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215號10樓
電話:02-27122836  傳真:02-27174593
●●●●●●●●●●●●●●●●●●●●●●●●●●●●● ●●●●●●●●●●●●●● ●●●●●●
 

書目/通訊
學會沿革
歷史教學
台灣之窗
大事記
意見箱












「歷史‧轉型‧正義」學術研討會

議程表議事規則

  台灣經歷了長年的威權統治。直到今天,威權統治的遺緒,還不斷糾纏我們。 只不過,加害者總是要我們「向前看」。但問題是:如果不曾有過去,如何有未來?過去決定了今天,也影響明天。 為了美好的未來,我們必須回顧過去,檢討並糾正歷史的錯誤。因此,現在的我們,需要轉型正義的實現。
  轉型正義必須倚靠歷史真相的重建,但歷史學界本身,卻並不是清白無瑕的。在威權統治下,學術界從來就無法自外於威權統治。時至今日,歷史學者必須掙脫工具化的角色,衝破虛假,勇於追尋歷史真相,才能為民主法治社會奠下基礎。不僅歷史研究如此,歷史教育也是如此。在反洗腦的青年世代面前,身為歷史學者的我們,更是責無旁貸。
  為了追求公平正義,我們熱切期待真正的司法改革,讓獎善懲惡的機制順利運作。但長久以來,法官否定證據、歪曲事實成性,至今未歇。而歷史學正可以重建事實、因果關係,也是司法改革不可或缺的一環。轉型正義的課題,不僅是臺灣民主深化之所必須,也將引發新的歷史學運動。請與我們一同努力,向公平正義的社會邁進!

主辦單位台灣歷史學會、彭明敏文教基金會、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發表時間2016年5月14-15日(星期六-日)
發表地點 台灣國際會館(台北市南京東路2段125號4樓,偉成大樓)
活動須知1. 【報名方式】:※因為名額有限,為了讓大家公平參與,一律
       採取網路線上報名(電話報名、傳真報名、E-mail報名均取消,
       敬請見諒!)
      2. 本次發表會需事先報名,完成報名請務必出席,若臨時不能出
       席,請事先告知, 報名後無故缺席者,本會將保留其往後報名
       的審查權利。    
      3. 凡報名參加本次研討會者,需於報到時繳交報名費200元予主辦
       單位,主辦單位將提供會議資料與午餐便當(沒有事先報名者
       仍歡迎與會,但無法提供資料與餐點,敬請見諒)。
      4. 報名截止日:2016年5月12日中午12點前止。
      5. 交通資訊: 搭乘捷運請搭中和新蘆線(橘線)或松山新店線(
            綠線)至松江南京站6號出口出站後直行即可抵達。
            搭乘公車可利用5、12、41、46、72、203、214、
            222、226、254、266、279、280、282、288、290、
            292、306、307、505、604、605、642、643、652、
            667、675、680、711、797、棕9、紅25等路線。
      6. 為響應環保,請自備水杯及環保餐具。
      7. 如有任何疑問請洽台灣歷史學會,電話:02-27122836

[TOP]


2016 歷史文化巡禮活動
成福茶鄉逍遙遊〜春綠茶采風之旅

簡章行程內容線上報名

  三峽(舊名三角湧)早年以植茶製茶為主要經濟作物,加上淡水河河運之便,在諸多得天獨厚之地理條件下,日治時期「三角湧茗茶」已名聞全台,成為海山地區最重要的茶葉產地,產業傳承二百五十多年,至今仍留下許多知名的茶行,可一窺其歷史盛況。特別是全台獨有的青心柑種茶菁,所製作成的碧螺春綠茶與蜜香紅茶,雙雙獲得天下茗茶大賽的金牌獎,備受茶界肯定;三峽也被前茶改場場長林木連譽為台灣頂級綠茶的故鄉。
   近年來,由於天然健康風氣正盛及健康安全的手泡茶飲風行,喝茶廣受年輕愛好者的關注。目前,我們為推廣三峽製茶技藝與品茗生活化,提供消費者更優質的茶品,正結合各界之力量,融入「茶文化產業從社區再造」之方向,並透過小暗坑自然景觀守護、文化資產的紀錄以及社區意識的凝聚,形塑三峽的茶文化產業社區,讓三峽茶產業更加發揚光大。
   此行程是以茶產業串聯橫溪流域的開發故事,從溪南地區早期考古遺址及乾隆年間的四姓古厝巡禮,到道光年間成福及小暗坑翁家的拓墾腳步,並結合產地品茗體驗,來認識三峽茶與社區民俗采風的深度旅遊,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一起來踏查體驗!

主辦單位台灣歷史學會
日  期2016年5月7日(六)08:00〜17:00
帶  路  人林炯任(永續三峽環境文化工作室負責人)
活動方式 :捷運頂埔站集合,搭遊覽車參訪
名  額: 35名
費  用: 每人800元(含車資、午餐(無法提供素食,因吃合菜)、
      保險等所有費用)
對  象:不分男女老少,凡對台灣歷史文化有興趣者皆可參加

※報名&相關資訊:
報名時間:即日起接受報名,依報名繳費先後順序,額滿為止
報名網址:http://www.twhistory.org.tw/
報名方式:因為名額有限,為了讓大家公平參與,一律採取網路線上報名
      (電話報名、傳真報名、E-mail報名均取消,敬請見諒!)
繳費方式:請利用自動櫃員機(ATM)轉帳或臨櫃匯款
※請於報名後三天內(不含假日)完成繳費,完成繳費者始完成報名手續
※利用自動櫃員機轉帳繳費之朋友,請以E-mail或來電告知您的姓名
  及轉出帳 號後5碼資料,以便確認轉帳者。
繳費金融機構:
金融名稱:華南商業銀行南京東路分行(銀行代號:008)
戶  名:社團法人台灣歷史學會  帳號:11220 0918012

注意事項:
1、活動當天請穿著便鞋、自備雨具(風雨無阻,如期舉行)
2、請自備茶水
3、活動行程視時間酌量增減
4、洽詢電話:(02)2712-2836 台灣歷史學會

[TOP]


緊急呼籲

文化若亡,則創意枯竭、產業凋萎

台灣歷史學會對保留台北機廠的緊急呼籲

  交通部鐵路局台北機廠廠址,乃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台北工場,戰後則延續成為台鐵的車輛基地。可謂是台灣鐵路發展過程中所遺留下最重要與最完整的歷史遺蹟之一,擁有眾多無法複製而珍貴的台灣鐵路文化資產。
  基於保存國家最重要的文化歷史現場與地景之故,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已於2014年9月24日決議,要求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停止審議,並責成交通部鐵路局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第14條「設施群所有人得向主管機關申請指定古蹟」之規定,在一週內發文向文化部提請將台北機廠之建造物及附屬群、地下化引道、台北機場定著土地之範圍、蒸汽鎚等文化資產指定為國定古蹟及登錄為古物之審查。
  孰料,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仍執意於9月25日決議,將台鐵台北機廠工業區,變更為創意文化專用區、特定專用區、道路及綠地用地都市計畫案及劃定都市更新地區計畫案。此案通過,不僅將使台北機廠的部分廠區土地,可能面臨商業開發的命運,更從而破壞了台北機廠在歷史文化價值上的完整性。
  近年來,許多眼中只有金錢的政客與財團,往往假文化創意為名,大力發展其所想要的賺錢產業。然而,倘若忽視歷史的脈絡、缺乏文化的深度,不僅所謂的「創意」,虛華無實;而試圖由此建立的「產業」,也終將流於空洞、凋零。
  在此,我們必須正告世人:古蹟保存的目的,從來就不僅是為了幾棟建築或幾處遺址,而是為了在這些建築、遺址中,所呈現出來之人類努力的成果、以及可貴的創造力與無與倫比的能動性。正是以上這些屬於人類所獨有的表現,厚實了文化的土壤,也方能適時適所的開出創意之花、結出產業之果。
  因此,台灣歷史學會緊急呼籲:在文化部對業主台鐵局提案之國定古蹟審查結果確認之前,台北市政府應暫停此案之進行,內政部也應暫停此案後續的審議過程。

〔TOP〕


台灣歷史學會針對教育部強行實施高中歷史「微調」課綱的公開聲明

  去年(2014年),教育部針對已公布實施的高中課綱,進行大幅「微調」,引發社會譁然。教育部此舉,既違反程序正義、教育原則,且顯有不當;其中,尤以歷史課綱(特別是台灣史的部分)為最。而歷史課綱的「微調」,不但引發高中教師的反彈,也引起國內逾140名歷史學者的連署抗議。
  然而,教育部終究不顧社會抗議的聲浪,還是強行公布實施「微調」後的新課綱。為此,台灣人權促進會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政府公開課綱「微調」過程的相關資訊。今年2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教育部敗訴,要求教育部應公開審議過程的資訊,以供社會大眾檢視。即便如此,教育部卻仍執意審查通過根據「微調」課綱所撰寫的新教科書。
  為尊重史實、崇尚法治,並期維繫民主國家正常的歷史教育,本會茲發表聲明如下:
  從歷史上看,極權獨裁國家多由上而下、透過謊言洗腦教育人民,以遂行其統治;至於民主國家,則由下而上、取得人民的授權,而以公開透明、尊重事實的方式,進行公共治理。
  然而,該歷史課綱「微調」的結果,實難免於「假微調之名,行大改之實」的譏評。這種實際上大幅調整、卻名為「微調」的作為,與歷史學求真的信念完全背離。至於在具體內容的爭議上,如將「鄭氏政權」改為「明鄭」,以符合其「大中國」的意識形態;或是要求教科書「說明臺海對峙、八二三炮戰、反共政策與白色恐怖」,而試圖透過反共政策與白色恐怖的連結,合理化其以反共之名鎮壓異己之實的作為。凡此種種,皆顯示此一課綱「微調」,乃是為特定意識形態服務。
  面對質疑的聲浪,當局及其支持者,則更搬出憲法,來為其行徑辯護。例如課綱要求教科書內容須說明「國共內戰、政府遷臺後,我國之主權範圍仍及於全中國」,據謂如此方能「符合憲法精神」。然而,近年來的民調多顯示:宣稱中華民國主權擴及到中國大陸,僅得到少數台灣民眾的支持。實則,就憲政原理而言,憲法應是人民權利的保障書,而非人民意志的緊箍咒。而在國民主權的原則下,人民乃是制定、修改憲法的主體,是故倘若憲法的內容,得不到多數人民的支持;那麼,應該被調整的,是憲法中不合時宜的內容,而非人民的腦袋。況且,根據立憲主義的基本精神,人民學習知識的權利,應該受到高度保障。真正實施民主憲政的國家,無不尊重「國民教育權」,更不可能以國家的權力來宰制教育的內容。
  但當局顯然只是以憲法當幌子。這也無怪乎:該課綱「微調」的過程,處處違反程序正義。其間種種程序上的問題,包括:課綱檢核小組的組成,並無國內各歷史學門相關領域的學者參與;或是以偷襲方式,召開虛應故事的所謂「公聽會」;又如在審議新課綱的大會上,當多名課審會委員質疑程序及內容皆有問題時,該課綱「微調」案,卻以無記名投票的方式被強行通過……等等。這些事實在在顯示:一切形式主義的搬演與正當程序的不顧,乃來自當局既定的立場與結論。
  歷史告訴我們,只有合於正當程序、並因此正當程序的確保而使實質獲得保障的作為,才會真正可長可久。因此:

一、我們鄭重呼籲教育部應懸崖勒馬,停止讓「微調」教科書於今年
   8月進入校園的一切行政作為;
二、我們高度肯定台南市長賴清德所宣布、在其轄區內繼續使用「微
   調」前已取得教育部核發使用執照(2018年到期)的合法教科書
   ,也深切期盼其他縣市長能見賢思齊,同步跟進;
三、我們更寄望於台灣人民,能確實體認歷史與教育之不容恣意扭曲
   、以及身為國家主人的責務和民主的真諦。事實上,只有強大的
   民意,才有可能重新還給學生一本合乎法定程序與歷史專業的教
   科書!


 

緊急呼籲

文化若亡,則創意枯竭、產業凋萎

台灣歷史學會對保留台北機廠的緊急呼籲

  交通部鐵路局台北機廠廠址,乃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台北工場,戰後則延續成為台鐵的車輛基地。可謂是台灣鐵路發展過程中所遺留下最重要與最完整的歷史遺蹟之一,擁有眾多無法複製而珍貴的台灣鐵路文化資產。
  基於保存國家最重要的文化歷史現場與地景之故,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已於2014年9月24日決議,要求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停止審議,並責成交通部鐵路局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第14條「設施群所有人得向主管機關申請指定古蹟」之規定,在一週內發文向文化部提請將台北機廠之建造物及附屬群、地下化引道、台北機場定著土地之範圍、蒸汽鎚等文化資產指定為國定古蹟及登錄為古物之審查。
  孰料,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仍執意於9月25日決議,將台鐵台北機廠工業區,變更為創意文化專用區、特定專用區、道路及綠地用地都市計畫案及劃定都市更新地區計畫案。此案通過,不僅將使台北機廠的部分廠區土地,可能面臨商業開發的命運,更從而破壞了台北機廠在歷史文化價值上的完整性。
  近年來,許多眼中只有金錢的政客與財團,往往假文化創意為名,大力發展其所想要的賺錢產業。然而,倘若忽視歷史的脈絡、缺乏文化的深度,不僅所謂的「創意」,虛華無實;而試圖由此建立的「產業」,也終將流於空洞、凋零。
  在此,我們必須正告世人:古蹟保存的目的,從來就不僅是為了幾棟建築或幾處遺址,而是為了在這些建築、遺址中,所呈現出來之人類努力的成果、以及可貴的創造力與無與倫比的能動性。正是以上這些屬於人類所獨有的表現,厚實了文化的土壤,也方能適時適所的開出創意之花、結出產業之果。
  因此,台灣歷史學會緊急呼籲:在文化部對業主台鐵局提案之國定古蹟審查結果確認之前,台北市政府應暫停此案之進行,內政部也應暫停此案後續的審議過程。

〔TOP〕


 

「馬英九黑手介入歷史教科書」記者會

  時 間:2012年6月19日(二)早上10:00
  地 點:台大校友會館3樓B室
  主持人:張炎憲 (台灣歷史學會會長、台灣教授協
       會會長)
  來 賓:呂春盛 (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系 教授)
      李筱峰 (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
      莊萬壽 (長榮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 講座教授)
      陳君愷 (輔仁大學歷史系 教授)
      溫貴琳 (台灣教師聯盟 理事長)

  主 辦:台灣歷史學會
  協 辦:台灣教授協會、台灣教師聯盟


聲明稿

  針對日前馬英九政府及教育部將黑手伸進歷史教科書之審查與修訂,憂心台灣歷史教育遭到扭曲及損害,台灣歷史學會、台灣教授協會及台灣教師聯盟,於2012年6月19日早上10點於台大校友會館,聯合召開記者會,嚴正表達立場與聲明。
  記者會由台灣歷史學會前理事長、台灣教授協會會長張炎憲主持,邀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系教授呂春盛、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李筱峰、長榮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講座教授莊萬壽、輔仁大學歷史系 教授陳君愷以及台灣教師聯盟理事長溫貴琳等專家學者出席說明。
  會中長榮大學教授莊萬壽指出歷史教育本應讓施教者及受教者站在自己的土地上,由近而遠,由周遭己身出發,拓展而外至全世界,從認識本土歷史開始至全人類的文化,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歷史教育是要教育自己的人民忘記自己土地的歷史,而今馬英九政府的歷史教育正是如此大開倒車,其根本目的是要遂行馬英九個人的「統一大業」。並指出此次教育部要求修改之內容,多是舊時代的陳腐觀念,並違反世界潮流的思想。例如將「中國文化基本教材」列為必修,就是違反客觀的世界潮流,也反映出馬英九和中國一樣害怕民主思想。顯示馬英九這幫「太子黨權貴」藉擁護儒家思想,追求獨裁的心態,如此的歷史教育後果令人憂心。
  教師聯盟理事長溫貴琳則說明高中歷史教科書從九五暫綱到九八課綱的演變,不但中國史的份量大大加重,甚至世界史中也有許多中國史的成分,這大大違反正常的歷史教育的理念。馬政府對多數課綱委員的不尊重,正顯示其反民主的心態。要求教科書內容不講「中國」而講「大陸」,這是違反世界潮流的愚民教育,是不誠實的教育,這如何讓我們的下一代接受這樣的教育呢?
  曾受邀擔任歷史課綱委員的師大教授呂春盛則清楚說明馬政府的黑手如何伸進,操弄課綱擬定及審查委員會。他說原本抱持著能為正常的歷史教育盡一份心力的心情進入課綱委員會,沒想到開會第一天,會場就開始吵架,原因不是為了課綱內容問題而是某位非歷史專業的委員竟然質疑具有歷史專業的委員擾亂會場所致。往後每次會議,此位可能由「教育部長以上高層」所聘的委員就不斷無理取鬧杯葛會議,原因是在場多位委員無法接受其「指導」的意見。主導不成,結果當局乾脆以任期為由,改組委員會,數位「不配合」的委員,不認同中國史觀架構的人便不再續聘。此後課綱委員會果然「很有效率」,中國史便加倍,世界史被縮減,世界觀的教育潮流也被違反了。有關這個過程及細節,他建議大家去搜尋周婉窕教授的文章,內有清楚說明。
  呂春盛之後也發現,不僅課綱委員改組,審查委員會也是如此,召集人及部分委員也都遭到撤換,歷史教科書變成政治系教授與「民眾」在審查。這裡的民眾究竟是誰?是「13億」民眾嗎?否則教科書還在審查階段,各廠商的撰寫內容應屬秘密,審查意見也應保密,這位「民眾」不僅知道內容,還提出意見!這違反程序,這套教科書豈不是非法的教科書?他還很無奈表示「大勢已去」,對這本違反歷史潮流的教科書已不報任何修改希望。這樣一份教科書如何讓我們的下一代使用?
  曾擔任95暫綱審查委員的輔大歷史教授陳君愷則說,當時審查時,民進黨政府真的就尊重專業,從不介入各委員會運作,但是之後這本課綱不僅違背台灣化,更違背民主化,彷彿統編本時代的「黨國精神」「正統論」「帝王思想」等幽靈又重新復活。而且如今課綱已訂,審查委員竟然又違反程序要求修改教科書的內容,甚至教育部又以「民眾意見」要求修改內容,這是違反法定程序。他說馬政府根本不尊重專業,以他的專家張亞中的資歷而言,連發表一篇歷史研究報告都沒有的人,如何來審查歷史教科書?這正是「帝王思想」的展現,在帝王時代,權力支配知識,只有奴才沒有專家。他也強烈懷疑所謂的「民眾」,以馬的「一國兩區」思想而言,應該是指「大陸地區的民眾」,所以他呼籲「台灣民眾」務必要站出來,集體連署表達意見,看看馬的政府重不重視我們的意見。
  最後發言的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所教授李筱峰更沈痛地指出,此次歷史教科書的問題嚴重性並不亞於美牛,瘦肉精毒害身體生理,而教科書產生的禍害是損及中樞神經和靈魂,可惜現場來關心的媒體只有少數幾家平面媒體,民進黨關心這個議題的根本也沒幾個人,更別說一般社會大眾了。不過他說召開這場記者會算是「臨死前的掙扎」,最後也要叫幾聲,總是希望多少能喚醒幾個民眾。他說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歷史教育不是利基於自己的土地和人民,所以這份教科書可謂「典型的殖民地教育」,殖民地教育才會去本土化。馬政府所謂「以中華文化為主體」其實是「以中國為主體」,只是不敢講明而已,這麼做其實是為了「終極統一」而鋪路。而且這套課綱背後所顯示的意義是大中華文化莫名其妙的自我優越感,歧視台灣文化。他沈痛呼籲台灣人民務必要覺醒。
  最後主持人張炎憲結論指出,馬政府的審查委員會聘用非歷史專業人士當委員,以所謂的「民眾意見」要求出版社修改內容,這違反程序也是違反歷史專業的行為,同時也是行政權侵害出版商的行為。更重要的是,這證明馬英九政府不惜違反程序,不擇手段想要修改歷史教科書,以配合其「一國兩區」,「連結中國」的文化策略,證明馬英九的黑手介入歷史教育,以遂其「終極統一」之目的,為此,站在台灣人民立場,站在歷史研究專業立場,必須挺身出來嚴正聲明,表達異議。希望藉此呼籲民眾關心歷史教育,讓歷史教育回歸台灣土地及人民。


 



左起:陳君愷、呂春盛、莊萬壽、張炎憲、溫貴琳、李筱峰

 


正視黑暗的歷史 迎向光明的未來


台灣歷史學會

  
   戒嚴時期關押許多政治犯的景美軍法看守所,是惡名昭彰的人權侵害修羅場。然而,今年文建會卻將這個「台灣人權景美園區」,擅自更名為「景美文化園區」,並修繕其中部分建築物,開放給藝文團體進駐。
  在強人黨國體制下的景美軍法看守所,就像德國在波蘭的奧許維茲(Auschwitz)集中營一般,曾經關押過許多人的青春血淚。它是戰後台灣白色恐怖時期黑暗歷史不容抹滅的一頁,豈能被如此橫加扭曲與踐踏?
  是屬於「人權」的,就應該歸還給人權,不應名實不副的使用「文化」來加以包裝與美化。但更重要的,不是人權「名稱」的恢復,而是實際面對歷史的具體「作為」!所以,當局應該對該園區做全面而完整的調查研究,同時朝國家級博物館的方向規劃並予以法制化。接著,應配合各級學校的公民與歷史教育,使其成為學生參訪的場所。而保存這個歷史的場景,其目的是為了警惕後代不要再有此類侵害人權的事發生!
  日前馬英九總統簽署「經濟、社會文化權利」與「公民與政治權利」兩項國際人權公約,並不意味著我們的人權已有大幅進步。除非落實為具體行動,否則就如同凍結憲法、侵害人權的蔣介石一般,也可宣稱台灣早已實施憲政!倘若只是口惠而實不至,就猶如在每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的所謂「行憲紀念日」當天,縱使早已宣佈「行憲」,終究也只能「紀念」而已!這將是何等的諷刺!
  不能記取白色恐怖的歷史教訓,只想聽取美言,是不智的;將踐踏人權的歷史視若無物,並繼續侵害人權,是不仁的;沒有勇氣承認過去歷史的錯誤,不斷的想掩蓋真相,是不勇的。而不智、不仁、不勇的人,根本沒有資格、也無法引領我們向前邁進!
  因此,我們誠摯的呼籲:全區完整保留「台灣人權景美園區」,並推動立法,在當地成立國家級的人權紀念館!
   我們更要嚴正的指出:唯有正視黑暗的歷史,才能迎向光明的未來!

。。。。。。。。。。。。。。。。。。。。。。。。。。。。。。。。。。。。。。。


Facing the darkness by saving a memorial

  
By Taiwan Historical Association 台灣歷史學會

Wednesday, Jul 15, 2009, Page 8


  『How can the government unscrupulously distort and trample all over the historical meaning of the site?』
   During the Martial Law era, the Jingmei military detention center was notorious for violating the human rights of its numerous political prisoners.
   Now known as the Human Rights Jingmei Memorial Park, the Council for Cultural Affairs this year decided to rename the former detention center Jingmei Culture Park and renovate certain buildings to allow artistic and cultural groups to use the space.
   The Jingmei detention center witnessed the unbearable darkness of the White Terror era — which followed on the heels of the Chinese Civil War — in which many people were detained and jailed for most of their lives.
   How can the government unscrupulously distort and trample all over the historical meaning of the site?
   The memorial park should be preserved to highlight the significance of human rights rather than be decorated and embellished as a cultural park.
   More importantly, not only should the name be changed back to the Human Rights Jingmei Memorial Park, but the government also needs to face Taiwan』s history through concrete action.
   The relevant authorities should conduct a thorough survey of the site in working toward establishing a national museum, together with accompanying legislation.
   The government should then open the site to school trips for civic studies and awareness of history.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site should be part of efforts to prevent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from happening again.
   President Ma Ying-jeou (馬英九) recently signed the Act Governing Execu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 but this does not mean that there has been improvement in human rights protection in Taiwan.
   The government must act, lest it end up being no different from the regime of dictator Chiang Kai-shek (蔣介石), who froze the Constitution and encroached on human rights.
   If the government only pays lip service to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the constitutional meaning of its behavior would be no different to that of Chiang when he declared Dec. 25 Constitution Day. This would be most ironic.
   It is unwise to issue noble statements about the White Terror while refusing to learn its lessons, just as it is unacceptable to ignore the history of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while behaving in like manner.
   It is also cowardly to fear admitting to historical mistakes and trying to cover up the truth.
   An unwise, malicious and cowardly government is neither qualified nor capable of leading a people.
   We call on the government to preserve the Human Rights Jingmei Memorial Park, push through legislation protecting human rights and establish a national human rights memorial hall at the site.
   In addition, we emphasize that only by facing the darkness of history can we embrace a bright future.

TRANSLATED BY TED YANG
This story has been viewed 320 times.


。。。。。。。。。。。。。。。。。。。。。。。。。。。。。。。。。。。。。。。


尊重史實是教師歷史專業的前提

 

文/薛化元

  教師法通過以後,從全國到各個學校的教師會陸續成立,其中固然有力爭教師專業自主,要求教師專業自我提升等值得肯定的表現,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由於部分成員期待在教師工會未成立前,即以工會的角色自我定位,因此從教師待遇、教師免稅問題到幹部的會務假的爭取,往往令人有強烈利益團體色彩的感覺。當然,如果從工會的角色來看,前述的爭議本是可以意料的事。不過,從去年以來,部分教師、全國教師會代表在有關高中、國中課程相關公聽會的表現,卻可能影響教師專業的形象,則是值得教師注意的事。
   從高中到國中(七八九年級)課程內容修正,是這兩年相當重要的教育課題,而其中歷史的部分,爭議也最大。雖然,其中攸關台灣國家定位的問題,形式上好像是爭議的重點,因此,在所謂避免政治爭議的訴求,或是所謂尊重教師專業選擇的議論下,往往選擇將相關的內容捨棄。問題是:政治掛帥的教科書內容固然不足取,故意掩蓋歷史事實的教科書,更是完全不合乎歷史專業的政治行為。 如果可以因為立場不同,就可以假借避免爭議為名,主張教科書可以湮滅歷史事實,那麼這樣的態度又要如何去質疑日本當年的教科書事件?!
   以歷史為例,數十年來教科書只提「開羅宣言」,刻意抹滅下令日本台灣軍、台灣總督府向陳儀投降的聯合國最高統帥第一號命令,更不用說國際法上日本正式放棄台灣主權的舊金山和約。寫到中華民國失去聯合國席位,千篇一律都刻意凸顯中華民國代表團宣佈退出聯合國的一幕,而故意不提聯合國決定中國代表權的 2758 號決議案。幾十年來的教育結果,歷史好像沒有爭議,就是少了對史實的尊重。而大多數的國人至今不知道國民政府當年接收台灣的真正依據,也搞不清楚為什麼中華民國╱台灣的外交處境發生困難的真正經過,當然有相當比例的教師對此也未必清楚。
   面對此一問題,要求教育主管機關多辦理相關的研習活動,或是教科書業者提早提供相關參考資料,使相關教師可以取得更多奠基於史實的知識,才是提升教師專業合理的選擇。但是,相當令人遺憾的,根據大眾傳播媒體的報導,全國教師會對 9 月 22 日教育部討論的「國民中學社會學習領域七到九年級基本內容草案」,還是如同舊往,又搬出所謂「國家定位等爭議議題」不宜放入的舊調。就此而言,吾人認為教科書的內容在尊重史實的前提下,可以依據與現狀淵源的標準,或是其他歷史專業的標準、課程理論來討論取捨,而不適合捨去專業輕率以去爭議化做訴求,否則失去了史實,歷史的專業又是什麼?!
   基本上,教師針對教科書內容表達意見,是相當重要的。而此一重要性乃是基於對教師專業的考量,在此一脈絡下,教師的專業意見自然必須重視。不過,尊重史實是教師歷史專業的前提,如果不以尊重史實作為討論的前提,則教師團體專業的色彩勢必大打折扣,其意見的意義也與一班社會團體相若而已。此事影響未來我國教育發展甚大,也考驗教師的專業水準,以專業自詡的教師團體豈可不慎乎?!

〔TOP〕

。。。。。。。。。。。。。。。。。。。。。。。。。。。。。。。。。。。。。。。。。

台灣歷史學會聲明一聲明二〔TOP〕

回歸正常化本土化的教育
--台灣歷史學會對九年一貫社會領域課程之意見聲明

  日前國立編譯館公佈「七至九年級社會學習領域基本內容」草案,新的課程標準尚未達本會之理想,但衡諸教師與學生的調適與社會現實氛圍,願接受緩進式的改革,故對此課綱並未多置喙;不意在公聽會中又有反彈的聲浪痛批九年一貫教改,硬將意識形態介入教育,將增加台灣史比重與去中國化劃等號,要求暫緩實施新課程,最終目的就是要遲滯台灣教育正常化、本土化。由於其中爭議較多者是歷史內容,故本會發表意見聲明周知國人民眾。

一、教育改革是社會進步的原動力:

  教育是培養國民知識技能與品德涵養的機制,是社會前進提升的動力,改革必然讓相關的人員帶來挑戰與創新的負擔,但教師是一專業人員,面對新的環境與新的教育思潮,本來就應時時充實教學專業之能,怎可動輒指責教改是「空降政策」,何況九年一貫制教改已進行近十年,並非政黨輪替下的產物。

二、面對真實歷史真誠教學:

  有人對課程標準將二二八事件、國號、國土領域列入會引發爭議,主張要刪除,這是鋸箭心態,難道教科書不寫就永遠無爭議,小孩子是會成長會漸懂事的,唯有面對真實歷史,真誠教學才是負責任的態度。

三、教育正常化不等同於去中國化:

  社會科教材課程標準,將台灣史、中國史、世界史約各佔三分之一,目前勉強可接受,可是竟有人認為會壓縮中國史的學習,教材內容教不完,甚至直陳是「去中國化」,此與對岸中國的叫囂指責頗相同調,殊不知將一威脅台灣最深敵意最大之國的歷史佔去三分之一教材,簡直是全世界最大的奇蹟。其實應讓學生瞭解釐清中國文化的橫向移植而成為台灣文化一部分,建立有斯土斯民主體意識史觀,才是台灣教育正常化的坦徑。

四、支持對的教材與對得起台灣的教育:

  近年來的台灣的教育改革是與全球化、民主化、本土化變遷有密切關聯互動,教育要合乎教育原理與學生心智發展,貼近社會土地人民的脈動,提昇國民創造力與競爭力,培養台灣主體認同與國際視野,吾人支持教育正常化與本土化,那就是:「對的教材與對得起台灣的教育」。

台灣歷史學會理事長 戴寶村

 

台灣歷史學會聲明聲明一〔TOP〕

反對國家考試廢考「本國史地」

考試院院會決議廢考「本國史地」科目,違背本會提昇歷史研究、充實國民歷史知識、強化國民意識之宗旨,我們對此深表關切,特發表聲明,提醒國人注意此事,並呼籲考試院重新裁量,其理由如下:

一、本國歷史地理知識本是國民應具有的基本知識,公務人員為國家公
   僕,執行政令、處理公共事務,更應具備本國歷史地理知識。

二、國家考試係以「公平」原則,為國家「擇取」人才,理當為國挑選
   資格符合、具備最佳能力之人才,史地知識不僅是基本人文素養,
   更為公務人員所須之知能,豈可因「意識形態」、「減少考生負擔
   」、「簡化試務」及「避免爭議」等末節理由而採取「鋸箭法」方
   式予以廢考。

三、在當前社會風氣之下,國家考試確有引導教育學習之影響,貿然刪
   除列考「本國史地」,將降低公務人員的人文素養及國人對史地知
   識的學習意願與動力。

四、針對考試科目名稱等相關爭議,已有試委提出將「本國史地」改為
   「台灣史地」作為替代方案,避免台灣作為國家名稱或地區名稱之
   爭議,竟仍遭院會否決,我們要對生長於台灣斯土,卻硬將其個人
   意識 型態凌駕本土關懷而背棄台灣的部分試委,予以強烈譴責。

五、我們呼籲考試院重新審議此案,以適當科目列考台灣史地相關知識
   ,增強公務人員的服務知能並促進國人對台灣本土史地的學習與認
   知。

台灣歷史學會理事長 戴寶村
2005年3月4日